封存「呼吸」與藝術「煉金」

 

孫立銓

獨立策展人

 

 

           藝術家創作很少是因為「呼吸」而畫的,但因為藉由「呼吸」,卻表示出「藝術」與「生命」和「生活」的關係。這是筆者與藝術家面談之後對其創作歷程的體認。也因此理解為何他要以《呼吸深度之旅》作為此次創作的命題。

 

       《呼吸深度之旅》是此次劉永仁在1999年之後,再次延續那看似抽象又不似抽象的繪畫風格,所發表之個展的名稱。從命名來看藝術家是透過一個介面:「呼吸」,來引導自我創作的旅行,或可說是創作的歷程。

 

「呼吸」作為創作身體與精神的總和體驗

 

         如果我們重新檢驗其前次的創作與此次的不同,我們會發現這次的創作態度更生活,而前次的創作則較注重所謂的藝術表現或是東西方文化的邂逅與交替;另外此次的實驗性與前次著重畫面效果與畫意表現的「複次、複數」性的討論,又有些不同。雖然作品少了「複性」表現,但卻以生活上更單純動機的材質實驗及藝術生活,藝術家找到了「藝術」的另一種詮釋,請注意是「『藝術』的另一種詮釋,而非另一種風格表現的『藝術』」:即以「呼吸」作為一種身體(創作行為和生活)與精神(創作態度和意識)的總和體驗。

 

         在此,劉永仁已將「藝術」融入生活中的世界,而非將藝術抽離於世界。藝術就像是「呼吸」,這是他對藝術的注解,同時也是他對藝術的態度。在此,一定有人會問「藝術」如何與「呼吸」掛上關係,藝術家的思維難道就是如此深不可測嗎?

 

        從1996年起,劉永仁的作品就一直存在於「外顯」與「內化」的問題。「外顯」與「內化」原本就是一個宗教、哲學甚至是文化研究的課題,但是在他的作品則是存在於「創作」要融入於生活還是孤立於生活之外的問題,或是一種判斷和現象。

 

「複次」的「外顯」vs.「呼吸」的「內化」

 

          劉永仁之前的《深度呼吸之複次方》和《城垣壓縮》,主要的課題還是著重在空間與圖像之間的探討,以及對時空課題的視覺穿梭與理性辯證。但「複次」的呼吸已經出現在其對作品的論述,在此對時空的「複次」進出與位移是優於對「呼吸」的討論。所以,相對於今日的創作,我們依然可見其「複次」概念的延伸軌跡,而這一部份即是其「外顯」的部份;然對於「呼吸」,藝術家似乎以更「內化」的方式,封存於作品之中。

 

         於是,藝術家以「呼吸」作為此次創作的命題,就是要解決之前作品未解決的課題:藝術之於生活還是外於生活。在字面上的解釋,「呼吸」是所有生命體的一種生命狀態,這是有機體生命機制的吐納作用。若從空間的關係來看,「呼吸」代表內部空間與外部空間的接觸與連結,可進一步延伸生命個體與外界環境的循環關聯及相對性。因此從「呼吸」的狀態就可判斷出許多訊息:例如身體的健康與否,外部環境的優或劣,環境與身體的循環系統是否產生障礙,以及最後生命體與外部環境的相對關係等。而若由此繼續延伸,「呼吸」可以是一種下意識與有意識的行為表現,操控或影響身體的行為與心智,甚至是藝術創作的生活關聯。

 

 

封存呼吸

 

        劉永仁,面對此一課題,逐漸淡出過去對畫面「複數」空間的「層」、「次」探討,反以挖掘畫面上如何呈現創作生活之「呼吸」的存在。其實眾人皆知,「呼吸」是一種稍縱即逝的身體機能,就如同人類的感情與思想,處處充滿變數與不定性,因此「蜂蠟」與「鉛片」的使用,似乎讓藝術家達到了呈現「呼吸」存在的目的。

 

        藝術家以「蜂蠟」與「鉛片」作為「封存」及「衍繹與延展」的角色和功能。在過去的人類文明歷程,「蜂蠟」與保存、塑形、印記甚至與死亡有關,皆具有一種將歷史痕跡、生命狀態、訊息記號保留原狀的意涵。而劉永仁在此發現了蜂蠟的「封存」作用:「…金黃色的蜂蠟澤挹注於青灰色鉛片上,在形跡上既保留瞬間永恆的呼吸狀態,而且欲蓋彌彰曖昧的半透明霧面,令我感到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視覺解惑。」於是,蜂蠟不僅呈現出「保留瞬間永恆的呼吸狀態」,還以「欲蓋彌彰曖昧的半透明霧面」效果,讓藝術家「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視覺解惑。」

 

        對藝術家而言,蜂蠟把顏料色彩在鉛片上的流動、厚度、發色、顯色及心理視覺的效果予以瞬間封存,甚至在「封存」效果上,還增加了一「層」半透明霧面果效,彷彿蜂蠟隔絕了「呼吸」作用的內外空間。在鉛片上的顏料色彩就如同藝術家創作行為上的「呼吸」狀態,而透過封蠟隱約向上透出的色感、色料就好似藝術家創作行為(呼吸狀態)存在的明證,而成為「封存的呼吸」。

 

藝術煉金

 

       由於劉永仁已經實證出經由「封存呼吸」來驗證在生活與藝術間息息相關的連結關係,而「鉛片」的「衍繹與延展」角色和功能就是連結過去的「複次」的「外顯」。換言之,「鉛片」的衍繹性與延展性,繼續為劉永仁過去「圖象領域跨越延展的可能性」之課題,提供了更多發展的可能性,跳脫過去所遇見的創作瓶頸:即「時間、空間探討的複次進出、位移」。

 

       在這裡,對「鉛片」材質的使用,讓藝術家回到過去方術之士的衍繹過程及手工的體驗,不再拘泥於畫面空間與材質的風格探索與尋覓。首先藝術家將鉛片視為畫布的一部份,有時候則視為油畫層的一部份;而在「封存」呼吸的作用上,為了圈住、控制顏料,捲曲鉛片構成不規則三角形的容器載體,並讓蜂蠟在鉛片或是金屬容器內加熱融解,最後倒入塗有顏料的捲曲鉛片三角形內,成為構成畫面的特殊元素。

 

       由於鉛的延展性與略帶藍灰色的金屬色,在各種延展跨越圖象空間的種種可能時,藝術家對鉛的任意捲曲折轉,以及在其上塗色融蠟成為一體的創作行為,除了上述的「封存呼吸」特質之外,還讓藝術家擁有了類似煉金師的表現。在此,藝術「煉金」成為對種種藝術可能的探討實驗,而「點石成金」的故事就如同藝術家化腐朽為神奇的神祕能力一樣,呈現了藝術家的旺盛創造力。

 

小結:藝術家、煉金師、巫師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藝術家具備「化腐朽」的神奇能力,就如同煉金師、巫師擁有物質轉換的超自然力量,而這三者也經常在物質性與精神性間的轉換中遊走。基於如此因素,劉永仁也在展出現場裝置了一個同系列的活動牆面,由於是將相似的畫面元素放大至大於人身尺寸的大小,視覺逼視的效果更增添在物質性與精神性間轉換遊走的可能性。故活動牆面既是藝術家畫室的空間延伸,也可比喻為煉金師的煉金坊或是巫師的儀式道場。所以,劉永仁現階段所謂的「呼吸」就是藝術家的「創作」,煉金師的「方術」和巫師的「法術」,同時也是生活的一部份。

 

 

 

                                                           本文曾刊載於2007年 劉永仁畫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