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劉永仁談「呼吸 · 取境」

 

丹靜喜

獨立藝評

 

丹靜喜:這次新一系列的繪畫仍與呼吸有關,似乎打從你藝術創作的開端,「呼吸」就一直是一個重要的主題,可以談談這其中的意義與理由何在嗎?

 

劉永仁:的確,從1996年開始,呼吸就是貫穿我繪畫與裝置作品的重要主題。我認為,繪畫這個動作就像在進行呼吸吐納;呼吸為我的生活帶來能量,藝術創作對我而言,就像呼吸一樣不必去安排,但絕對必要自覺存在,若深究其源與影響,又發現其巨大無遠弗界。我藉由繪畫傳達我對生命的看法,並且將這種自覺態度作為藝術進展的積極意義與創作理由。在我的創作歷程中,呼吸是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到目前為止仍是我靈感的來源。

 

丹靜喜:這個關於呼吸的概念,在你成為畫家之前就已存在,還是在投入藝術創作後才出現的靈感?

 

劉永仁:我1979年到1983年開始研習中國古典具象繪畫。當時我使用的媒材是水墨,但同時,我也開始探索不同的風格與藝術語言,傳統的題材,像是山水、花鳥、人物對我來說都太墨守成規、毫無新意。我當時即十分明白,藝術就是要傳達形式專一的精神;真正的藝術不能只是複製另幅畫作,或者僅僅再現真實。持續一段無形象的探索之後,有一個機緣,我前往義大利,那個地方的氛圍對我,和我的呼吸,都有著很深刻的影響,和我所習以為常的一切大相逕庭。我不斷地探索、尋找一種透過藝術表現自己的全新方式,也因此我決定以油畫厚實的質感,結合水墨的氣韻精神,並且試著完全從自身的心思意念中尋找創作靈感。

 

丹靜喜:真的,無論在義大利的哪個角落,你都可以呼吸到藝術,從古至今,無所不包、無處不在。此外,由於受到其他地中海文明或多或少的影響,義大利也發展出各種年代、不同肌理的歷史風格,每個地區、城鎮、鄉村,都有著屬於自己的藝術特色。義大利的確有其獨到的思考態度、生活態度與藝術態度。因此,在義大利你呼吸的是別處沒有的獨特美學與文化環境!但,你是怎麼認知到呼吸的重要的?

 

劉永仁:在義大利,藝術是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偶一為之的例外。環繞在人們身旁的,是藝術、設計、建築和音樂,這些藝術養分,讓我體會到自己的藝術創作與思考正在轉變中。我 試圖融入再解放又再回顧自身的 本質, 展出個人的品味與鍾愛的風格。然而呼吸的概念卻是屬於東方文化的思想根基,並從我個人的生活經歷背景醞成創作的藝術觀。呼吸是一種態度,是我作為藝術家的生命印記內在真實的綿延。

 

丹靜喜:的確,我也認為在亞洲文化中,呼吸有著與西方脈絡全然不同的意義。上個世紀的西方之所以能更進一步理解呼吸的重要性,要歸功於東方哲思的影響,例如佛教:佛陀透過觀察自己的呼吸,達到開悟。同樣的,呼吸也是一些身體鍛鍊術,像是瑜伽,會運用到的重要法門。

 

劉永仁: 我省視觀念的融入解放和融入的本質,這個過程就提煉“形”的形式而言,只浮現“呼吸”是唯一的最後立足點,只剩下呼吸,也就是汰除形態最簡單的元素,這是一個 抽離的過程,我可以告訴妳,在大學時期,劉良祐(Liu Liang Yu)教授就隱約提示出這個方向,這也是他對我最初的啟發,給我影響很深。

 

丹靜喜:你作畫時並沒有想著一個特定的題材,而是使用某些反覆出現的元素,如特定的顏色和造形。可以談談這點嗎?

 

劉永仁:題材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我在乎的是造形、色彩,以及肉眼不可見的現象——像是我們對事物的感受——這也是我不斷持續探索呼吸這個概念的理由。作畫時,我很喜歡使用黃色,明亮的光線,空間大塊面對我很重要,感覺開闢舒暢才能夠呼吸。我也常使用橘色,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充滿驚喜的顏色。當然,色彩的組合也很重要。我會使用靛藍及黑等深色。你在我畫中看到的三角元素並不屬於幾何造形,而是一些自然轉化的造形。這些都是我目前所使用的藝術語彙。 

 

丹靜喜:你的創作游移在傳統水墨、抽象油畫與半抽象畫之間。我個人覺得你那帶個圓弧邊的三角形,看起來像朵倒立的蓮蓬。此外,你用的筆刷也很特別。

 

劉永仁:你可能將這個形狀聯想到蓮蓬造形,但事實上,這就只是個形狀。我真正想要創作的是模稜兩可不被定義的形狀,像是介於抽象與具象之間的半抽象形狀。目的是要超越幾何的世界,找到一種全新造形的方法。在這之前,我在1999年前後常使用的造形,則是類似箭頭的圖形。我繪畫時所使用的筆刷是我在義大利發現的工具。是當地工匠用來刷白牆壁的刷子,使用這種長臂的彎曲毛刷畫畫時,我可以自在揮灑、酣暢淋漓的揮筆創作。

 

丹靜喜:如你上述所言,若你的作品是半抽象畫,觀者還能夠清晰的感受到畫面中的呼吸嗎?

 

劉永仁:毫無疑問!你可以在我所有的畫裡面看到呼吸。像是〈呼吸.取境之七〉( The Alchemy of Breathing Ⅶ ),這件作品以各種色彩配置與不同的筆觸交錯構成。畫面上,藍色色塊中央那細碎輕快的筆觸,以及黃色的滴流,全是呼吸的表現。你也可以在大塊黃色色面與藍色色面的交界處,從那充滿律動的邊線感受到呼吸的存在。但對我來說,呼吸始終神秘不可解。我希望能在我的藝術中放進某些令人感到驚奇的元素。我用心呼吸,呼吸就是我藝術的姿態,富含哲思。呼吸維持我的氣,也導引我的氣。

 

丹靜喜:煉金術是將劣金屬轉化成為金銀一類貴金屬的過程,也是一項帶有神秘思想的哲學傳統,影響深遠。中國古代有所謂的煉丹術,其發展與中醫有關,而在道教傳統中,更是用於尋找長生不老的仙藥。

 

劉永仁:呼吸的煉金術確是形而上的創作過程。我一直像個煉金術士一般,試著從已經存在的形式中煉取出全新的圖象。我在我的畫布上加入了兩項對比素材:鉛片(piombo),堅實而具延展性的材質,以及蜂蠟( beeswax),柔軟而半透明的物質,兩者結合促使呼吸節奏更具魅力,猶如煉金術般呈現無窮變化。在此,藝術的煉金術也正是一則人生的隱喻。

 

 

 

                           2013年8月4日於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