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界限的繪畫

 

克勞帝歐‧伽里泰利

藝術評論家 義大利米蘭Brera藝術研究院教授

 

 

劉永仁是屬於新一代的年輕東方藝術家,當他們面對相當多樣而富創造性的西方藝術環境時,呈現了不少的轉變。

 

他的創作開始於山水方面,從廣袤的傳統具象表現,釋放蛻變至更寬廣、以純粹色彩表現無遠弗屆的空間。在實質和精神交會處,色彩變得更鮮明律動,而更重要者,是從繪畫表面上無止盡的伸展中,誘出一種深度呼吸的力量。

 

在繪畫空間中,表現得如此的遼闊和熾熱的年輕藝術家是少見的。然而,審視其創作方式,是來自對色彩孰悉而觸動的觀念,猶如每種可能表現方法中的梗概和沉思。

 

在展覽中,將有組件的畫作呈現,其畫的內涵將人們的眼界帶離現實視域,推向「超越界限」,作品具有擴張性氣質,近乎複數空間的適切性; 在此種意義上而言,劉永仁的繪畫並非是自然主義者,而是追求抽取轉化為抒情的幻想,亦即企圖使成為視覺之外的另一「他處」。水平弧線總是超越其自身投影,築構成基於無限萌發不斷光芒的影像。

 

必須審視這個繪畫的觀點,正如這些色彩,從印象的觀點產生,經由多重方位而逐漸增強,形成一套窺探的門檻,同時之於內在需要,反射出形象的間歇與頓挫的律動。事實上,有色彩的符號已構成自由意志的動勢,在精神意涵上,採取單色光(從白色到靛藍色) 畫家以掌握這種高明度的特質,用一種滲入的方式,表現透明而有重量感色彩的視覺效果。

 

在最近一組作品中,有回復本質形式的傾向,色彩層次覆蓋的斑點面,本身適足已造成開啟和閉鎖。在特有暢快的運動中,近乎橢圓形式的核心,盤據局部空間,作品中的色彩環繞著某種地域,具有寬廣本質的符號,經由快速塗抹的質感,掌握一種獨特外貌,同時又企圖掩藏原初的自然意念。

 

在長遠追憶中對山水組構的思考,激發出共鳴豐饒的對話,使他自己逐漸釐清光和色彩變貌所引帶出絕對的張力與形成的優勢力量,此為他源自東方本質的才華與與現代藝術的聯結特性。

 

 

畫家劉永仁用非形象的符號確定印證了他提鍊過的優雅視界。他的藝術是一種運行中動態的觀念。介於抽象與非形象之間:事件及複合進程的的題旨和持續不斷的變異,這些耀眼而豐富的深度性訊息,畫家感受汲取,反映在繪畫過程中,但這些訊息並未應允以某種特點或感性的形式去定義色彩的空間性。

 

假若仔細觀察其中畫幅微妙變化的藍、白,它們令人感受到畫面上多樣的態勢,筆觸彈跳,如在相反不同方向穿梭的鏢箭,這些象徵符號直接由色彩來湧現,簡短和直覺性筆觸的色彩重疊且互相追逐,藉此,藝術家建構出虛擬難以捉摸的異度空間。

 

特別有一組作品七小件,中央以紅色居間,其餘則探討玩味著不同的深藍色,這在於反覆錘鍊同一題材,穿越可視與不可視的光的空間,一方面挖掘藍的深度,同時重新浮現出光的濃烈感。

 

劉永仁使用色彩相當明確,比如某些作品上爆炸性的黃,影像採取深沉又明顯地暗示,在這裡似乎又無法區分其造形,僅存流動的形跡,輕盈靈巧但卻又感受不到,即使白天沒有光影,面對作品也能使人的視覺產生悸動。

 

此外,大幅紙上的水墨畫作,以黑白調子詮釋深度騷動,具有相當的敏感性,這是劉永仁繪畫意識形態兩種極端明顯的特色。墨色的力度使我們感受到每一局部所迸出的能量,以此筆痕掩蓋而又揭露不可預見的表面。在這些大幅紙上作品中,畫家遙想呼應此即他心靈視覺根源處的本質,這種特殊的力量之於畫家本人而言,使他拓展更大的空間性。

 

而作品始終變遷性的游移,給予觀者最深層的震動,他是真正的畫家,掌握著可視與不可視之間,充滿光感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