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永仁呼吸形跡個展--- C5/Y84的印象

 

文/ 林慧如

 

 

          在好友的工作室中看到呼吸形跡個展的邀請卡,卡片以黃色當底色,那種黃色在CMYK的標色系統中是以C5/Y84來定義,而這種黃色帶著積極、溫和的質感,先入為主的成為我對畫展的印象。

 

       「游移風門」這件作品提供幾了個線索,讓我得以連結過去的訓練與經驗,猜測黃和近似黑色的灰,它們可能想表達什麼?警告的標示系統中也用黃和黑,因為視覺傳達的效果最好,但是C5/Y84的黃與警告標示的彩度不同,比較大的可能是期望被清楚辨認和醒目的企圖心。扇形是收起尖角的三角形,含蓄的表演三角形屬性中的積極和方向性,畫面左右兩組、兩邊的扇形也因為中心點註1的作用力而顯現出對比、對峙、對應的相互關係;這些模式同時也被運用在「普魯士藍之呼吸節奏」、「呼吸翱翔」………等作品中。

 

         另一個線索在寒色(灰、灰藍、淺藍)與暖色(黃、橘)所呈現的色彩物理現象來觀察。寒色收縮、穩定、安靜,暖色擴張、揮散、熱絡;特別是C5/Y84的這個先入為主的黃色,它不到康定斯基所說的趾高氣昂的小喇叭,比較像是溫和、正面的光,也像是雙簧管和藍色的大提琴一起的合奏,它們沿著計畫的半弧、邊緣、色塊界面帶著各自獨特的氣質,一起表演色彩之間的共伴效應。

 

          從畫中的圖與地、中心與邊緣、寒色與暖色,或者從割開畫布與厚貼鉛片的技法中隱然可以察覺有兩種主要的張力在畫中較勁,也許是藝術家早先的水墨基礎和米蘭研究所的訓練,在東/西兩方面的隱喻,也許是藝術家在現實與理想游移中的角色扮演,不論如何,在畫面中這些張力相互協調、消長的強度決定了「呼吸形跡」理性的世界觀。在劉思量的文章中的一段話「藝術家憑著對藝術的探索,去探索這世界的次序和自己的世界。………一筆畫下,渾沌初分,然後有二、三筆至無數筆,其成長的方式,動力之激盪,何嘗不是生命成長的方式,是要作者全心全意投入,只為賦予存在而努力。」註2,非常合適用於「劉永仁呼吸形跡個展」做為參觀的感想結語。

 

 

 

註1中心點提供了一個安定的中心,作為一種最基本發散和穩定點。(安海姆,中心點的張力)

註2藝術心理學,劉思量,p.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