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自述

 

 

文 / 劉永仁 

 

 

我的繪畫觀與表現形式,初始以水墨探討藝術,繼而再以各種媒介實驗。自九〇年初期,從具象逐漸蛻變朦朧線形語境,東方的哲學觀與漢代畫像磚的樸素造形,引發我思考繪畫與空間的課題,既是思辨剎那即永恆的信念,也是當下創作態度的延展。我試圖探究視野開放的機緣,在藝術的轉化過程中,逐漸導引出似非而是的視覺圖像,呼吸與創作是互為表裡而又相輔相成的,我將這種自覺態度作為藝術進展的參照點。我認為繪畫是表達個人對生命的看法,藝術家藉由畫創造視覺形象,然而還須避免陷入既定刻板的窠臼,必須以自由熱情專注的態度,體悟感知藝術的本質。

 

人們對抽象繪畫作品保持距離,不容易放心大膽承接所得到的訊息,其實抽象藝術並非難以捉摸,可以就視覺和感知的接觸,不論是色彩或造形,再融合自己的生命經驗去回饋,所呈現的感受就會牽引出了解的悟境。要了解我的作品就可以試著這樣去進入。我無須法釋為什麼要這樣畫,也不對評論我作品的文字去回應,因為在創作的當時,並不是循著知性的步驟去實行的,使自己純粹陷入直覺思考,畫完一次之後,隔一段時間再重新進入,這時又有新的發現,這是自然而然又不屬於理性的範疇,就如同呼吸一樣既自然又必要。誠然是生命底層的欲求,一旦了解創作釋放靈魂的感覺,就無法停止創作,就好像活著無法停止呼吸,我藉由繪畫傳達我對生命的看法,也藉由創作繪畫使自己獲得呼吸的空間。遼闊的空間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眼睛看到畫面的空間或形與形對峙留出的空間,或形本身的空間,會使心靈拓展另一扇空間,得到空間中呼吸的力量。

 

我著迷的形,通常是融化表象之後浮現的異形,那是表形之內真正的內在形,也是拆卸知性功能之後,進入潛意識之內的形,重新認識這些形象是令人愉悅的,因為那是真實樸素而真誠的。在形與形、色與色相互妥協卡位之後,形成新的秩序和樂章,一切都像呼吸一樣自然而然地發生,就像我的作品,它們是似乎宇宙開境以來就存在,我只是釋放出來,我並非安排它,我只是呈現它原有的樣貌,我也很驚訝它原來就有秩序的挪動,自有其倫理和引力、斥力。我覺得繪畫藝術是生命創作的樞紐,就像我的呼吸之門,它在千錘百鍊之中昂然存在,在看似隨機與偶遇的空間中構成,卻隱然存在協調與非協調之必要。

 

水墨的酣暢淋漓與節氣中矇矓空氣感,給予我的繪畫創作挹注相當程度的底蘊,那是敏銳溫潤的氣韻,來自於個人的素養與環境的薰陶,內心喚起創作意念的驅動力。在矇矓與清晰的思維之間,經由心智與技藝表現的抉擇,漸進提煉繪畫的元素。顯然,持續的創作態度已然潛移默化,無論在何時何地,已成為一種不可或缺的動力,在有形與無形之間,汲取豐裕之文化養分,轉化為我所取的視覺語彙,開拓認識自我與相異文化之差異,獲得進一步深刻的體會。

自1996年以來,「呼吸概念」(concept of breathing) 一直是我的創作追求的目標,為實踐個人藝術理念,歷經從最初的水墨、壓克力顏料、油畫以及近期的蜂蠟與鉛片,從系列繪畫到環境繪畫探討,期間的實驗與轉折相當深刻,當然油彩與畫布仍是主要的表現媒介。所有的感覺都具有某種程度的空間擴張性,試圖在繪畫空間表現新奇深層的視覺語言。常自問:空間的入口在哪裡?在困惑的質疑與僵化滯礙的現象過程中,促使我的探索不斷朝向無垠深淵挖掘:人與空間的關係、空間與環境的相互滲透性‧‥‧,由開闊到壓縮,符號定格結構求取平衡的張力,而這種平衡是複合性的、自發性的,如果不能在概念環境中獲得,就必須在創作中宣洩出來。

 

思想馳騁於天地萬物乃至宇宙,將認知的形象轉化為雄強符號的視覺勁道,深深觸動我進一步思索不同媒材的可能性。於是進遷想實驗鉛片與蜂蠟於畫布上,緣於鉛是煉金術中觸發轉化的物質,在藝術本質與煉金術之間試圖連結突顯鮮活的視覺與精神性。蜂蠟結合鉛片媒材特質,以液態蜂蠟繪於鉛片上,俟凝結後產生半隱半現的視覺效果,溫潤的蜂蠟塑形從液體到固體的質感變化,將蜂蠟視為油彩書寫顏料,或傾注於金屬性質有延伸性的鉛片,造成層次分明的肌理隱約顯現,而金黃色的蜂蠟澤挹注於青灰色鉛片上,在形跡上既保留瞬間永恆的狀態,而且畫質呈現曖昧的半透明霧面,令我感到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視覺解惑。

 

創造性思維伴隨無邊際的想像空間游移流動,凝聚想像創造永恆之價值觀,但在表現手法上,仍需經由各種新穎物質媒介再形塑,最重要的乃在於不同材質變化展現一致性思考的延續性。當我使用蜂蠟與鉛片作為表現「呼吸概念」的素材時,實際上是順勢而為,因為媒材的色澤與質感是顏料無法也不必要去置換的。問題是如何將不同材質與顏料、畫布妥協,進而貫徹實踐的轉化能力,此乃關係藝術語言的專一性與個人身份的表達。這個課題不斷地被我操練、實驗,剎那與定格果真是在創作者呼吸之間就成定局,而不容改變。

 

我經常思考色彩之間的對比關係與畫面的構圖問題,特別關注凝煉的中性色彩與靜穆調子舒緩的變化,宛如天光雲影交織耀動,並且刻意避開慣性熟練筆法所具有呈現的滑膩,而試圖透露反向詮釋的觸感。繪畫對我而言開放無所不在,創作存在於板牆的繪畫過程中,也存在於處於理性與感性之間,呼與吸之間所構成揮筆動勢形成的圖像,正意味著心智空間無窮地舒展。我在創作得到精神至上的力量,我在呼吸得到生命的力量,其道理顯然是一樣的。

 

此次2015年之初在大象藝術空間館(Da Xiang art Space)展出,我可以檢視自己由1991至今的變貌。我不斷地畫,愈畫愈釋放更多能量,呼吸也是一樣,愈呼吸愈有能量,能量在流轉並不是消耗,一個呼支持另一個吸,感受的互相滲透就像呼吸物質在邊界滲透交換一樣,超越藩籬疆界和無謂的束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