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弧的遠方

文 / 劉永仁

 

當代世界物象充滿各種形式的樣貌,然而表層與內裡的視覺圖像,往往取決於觀看的角度,可能呈現十分獨特,也許是平庸或甜俗,但它總是兼具多重複雜的脈絡,藝術家必須置身其中,才能夠瞻前顧後思考創作探索理出新的秩序。我繪畫中的弧並非物理上的弧,而是心智空間的微曲線。從小至眼球,大至建築物、地球乃至宇宙的形體皆與弧形視界息息相關。遠方常透露迷人的訊息,在朦朧中期待憧憬,有一種不受羈絆的自由空間,未知的遠方賦有無盡的可能性,在遙遠的另一端激發人們向前探索邁進。弧的遠方,在視覺意義上表述,藝術家以繪畫語言表現繽紛的大千視界,它象徵客觀的真實,也是個人主觀詮釋衍譯的理想狀態。

 

我在漫長而孤獨的創作歷程中,似乎感受到一股強烈的能量驅使著,繪畫作為思考精進的形式,不僅能舒解頓挫之缺憾,而且可以盡情揮灑胸中感懷。以繪畫的形、色構成視覺圖像,敏銳直覺望向想像中的彼端,弧的線形語彙富有彈性圓潤,以及具有優雅均衡律動的牽引節奏,換言之,我以呼吸結合繪畫的意念,在日常觀察思考提煉至純至精,滌蕩困惑,清理自我表達剖析,自然形成有機的抽象語言。弧線與直線形成對比,然而弧形既具有幾何形式的內在必然性,又比直線更自由、熱情且溫潤,更富於抒情感性上的激昂。藝術思維總是隨著不同心境與相異時空逐漸蛻變,微曲度的弧形映照了畫家試圖表達獨特的空間意識,在時間與空間交織並行中,經由簡約的符號伴隨弧形的視覺場域,朝向廣博身邃的遠方。

 

繪畫,不在於畫什麼,畫什麼的角度在於你怎麼想,怎麼看待這個世界?怎麼把自己的內在投諸於客觀的視覺事物上,或者可以說在於如何去表達你的人生觀。我的繪畫觀與表現形式,初始以水墨探討藝術,繼而再以各種媒介實驗。自九〇年初期,從具象逐漸蛻變朦朧線形語境,東方的哲學觀與漢代畫像磚的樸素造形,引發我思考繪畫與空間的課題,既是思辨剎那即永恆的信念,也是當下創作態度的延展。我試圖探究視野開放的機緣,在藝術的轉化過程中,逐漸導引出似非而是的視覺圖像,呼吸與創作是互為表裡而又相輔相成的,我將這種自覺態度作為藝術進展的參照點。我認為繪畫是表達個人對生命的看法,藝術家藉由畫創造視覺形象,然而還須避免陷入既定刻板的窠臼,必須以自由熱情專注的態度,體悟感知藝術的美學本質。

 

抽象藝術是創作者凝聚時光、空間在生活狀態之中的感知,它並非難以捉摸,可以就視覺和感知的接觸,不論是線條造形以及色彩,再融合自己的生命經驗去追蹤,所呈現的感受就會牽引出新的悟境。因為在創作的當時,並不是循著知性的步驟去實行的,使自己純粹陷入直覺思考,畫完一次之後,隔一段時間再重新進入,這時又有新的發現,這是自然而然又不屬於理性的範疇,就如同呼吸一樣既自然又必要。我藉由繪畫傳達我對生命的看法,也藉由創作繪畫使自己獲得呼吸的空間。遼闊的空間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眼睛看到畫面的空間或形與形對峙留出的空間,或形本身的空間,會使心靈拓展另一扇空間,得到空間中呼吸的力量。

 

我在創作路途上,歷經具象到抽象,創作經歷30多年來,篤定堅持而獨特,我選擇了一種內省而本質的基調。從早期向外探索,到後來的向內提煉。我從去世界遙遠陌生處擷取,到返回原生深處挖掘。在自己本質中,自己內在深廣巨大的真實構成,所以我超越具象,追尋一種擁有生機弧形的抽象畫面。我認為所有的造形之中,弧線的緩慢延伸,是最具有生命力、最具有彈性、最迷人的。呼吸本身就是以弧線的痕跡來進行,舒緩的弧線可以無限延伸,張力無限的巨大。

 

我的繪畫最先給予觀者的印象是寬廣,即使小幅畫面也可以無限向外擴張。

尤其是簡練澄靜,雖然是鮮明飽和的色彩也不喧嘩,在暖色中飽含生命的喜悅,在黑暗的底色中蘊涵黎明前的生機。你可以感受到生命的蘊含、和滋潤生機的呼吸進出,以及舒緩優雅線條的延續、伸展、擴張,這是劉永仁繪畫要表達的意圖。我在追尋自己創作的途徑上,與世無爭、與喧囂無爭、不批評、不控訴、不爭話語權,接受與圓融,這是劉永仁的本性使然。在90年代個人旅居歐洲多年,受到現代藝術與義大利鮮活豐厚文化氣氛的影響,我的畫面越來越單純,但是即使在單色單純的塊面上,你也可以發現蘊藏了層次感,以及微微的筆觸韻律痕跡。

 

近幾年以來,我常常想到一個湖,深思彷彿是童年的大坡池。在我幼年時光,大坡池無限寬廣在心靈中像海一樣,隨著年歲漸長,湖縮小了,也許是淤積,也許是心境變遷眼界成長,我的畫面總會出現這個弧形的印象,與這個印象的再提煉。

黃公望為什麼畫一條河?

劉永仁為什麼畫一個湖?

這都不是直接寫景,卻都是從景中領悟了蒼空、流雲、阡陌⋯⋯的生命寫照。

 

我繪寫的弧與類似稻草桿堆構成的軌跡,用寧靜的線條,舒緩地延伸在寫意平塗大塊的色面上。我覺得:內在感受上,形與形之間,是沒有前後上下之分的。我試圖將重量感都抽離了,可以漂浮起來,很輕、很舒緩,有一點幽默感的可愛造形,這些主體物似的造形,或許像蓮蓬?還是像稻草桿堆?還是像田埂?還是大天空上的雲影?在旅居義大利多年之後,回來看他故鄉池上,充分感受到了!原來比義大利地中海天空更入心的:是池上大天、大雲、大山、大池,在那大地上刻劃著的是大田,稻田上寫著的是心中的一片暖黃。

 

弧的遠方.jpg
弧的遠方2.jpg

劉永仁〈弧的遠方II〉油彩、畫布,91x72.5cm,2021。

劉永仁〈弧的遠方〉油彩、畫布,162x130cm,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