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於紛分聚合間

文 / 劉永仁

 

變動、流變,在分而紛,而聚又分之間,一分多與多聚唯一的過程,抓住紛與聚的間隙,藉由感知力行縱深衍繹圖像微妙的變化,我試圖對照呼與吸、結晶與融合的過往創作歷程,在反思與實踐中朝向理想的秩序前進。畫布與紙媒介(宣紙及各種紙質)的分,乃至及於紛紛多元的媒材,一直是我探索論述藝術的內容與視覺圖像。在「紛與分」健行到「聚合」於自我的脈絡中,這種心境有時也會在紛聚之間的間隙徘徊,或說過境中短暫停留,猶如抽象繪畫中面與面的邊界,那也是邊界。

藝術可能透露出生命樣態;我在畫畫的時候,停留在想與非想之間琢磨,自然而然呈現我所處時空的狀態。生命在流動,繪畫的當下也在流動,在行走多年之紛紛中尋覓,而聚合於我自己本性之呈現,在紛分與合聚於我自己的流動脈絡中。紛比分更自由自在,紛完全是隨機的分,不論事次序上還是空間上,紛都是不可控制的,正如抽象繪畫的詮釋呈現多義的意象,但自有我內在聚的主軸,在畫面上呼之欲出的視覺狀態,有理性的矜持也有感性的抒情釋放,紙上繪畫有其獨特的可能性。

紛紛是我當下此時此刻的心理視覺,或內視圖像,即是一種動態的平衡,在內心起伏激盪。這次展覽,是我對紙張媒材的另一個「紛聚」的邂逅,紙張多少有沉澱的鄉愁感,尤其方便書寫特質更貼近人的生活層面。我曾經刻意分化,使之紛亂,而投向多媒材的多元化。而針對這個展覽場域的系列創作,我的感受很不一樣:既熟悉又陌生,然而重新面對紙張與紫藤廬空間,迫使自己聚合三十年前的觸感再次萌生,我又有了新的「紛」那是另一個聚的新契機。

繪畫表現心和想像的清奇縱橫,軟或硬的筆觸在柔韌的紙上繪寫馳騁產生意義,線條與塊面構成的意符,很多就是「行於紛分聚合間」的代言者,往返移動,展現一刻不停流動。這次以紙上作品與紫藤廬空間對話,將是藝術信念再展現紛的機緣,也是啟動另一扇開闊的視覺冒險旅程。

劉永仁_獨聚-4_水墨 壓克力彩 紙50x70cm_2021 (2).jpg
劉永仁_獨聚-7_水墨 壓克力彩 紙_2021 (2).jpg

劉永仁〈獨聚4〉水墨、壓克力彩、紙,49.8x69.8cm,2021。

 劉永仁〈獨聚7〉水墨、壓克力彩、紙,  45.7x35cm, 2021。